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康不德的博客

新饮冰室主人乱弹情

 
 
 

日志

 
 
关于我

青年评论家,专栏作家。本名周虎城,亦用名迅之。鲁迅同宗,胡适同道.格言:民主并不复杂,复杂的是不民主。msn:kangbude@hotmail.com

网易考拉推荐

该保护的人权还是要保护  

2009-05-21 21:42:2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近日,广州市甲型H1N1流感确诊患者郑重要求院方,不允许媒体记者观摩其病区内活动视频。这位患者声称自己由于患病,遭遇个人及家庭隐私大曝光,对此十分不满。他表示“媒体的关注点应该是我的病情以及国家社会对它的防控,至于我本人是什么身份有多少钱,真的那么重要吗?希望媒体别再挖我家的事,让我安静治疗。”

 

    隐私权从来都是一个很难界定的权利。这主要在于隐私权因人而异,并不是所有人都在隐私方面享有平等无差别的权利。对于公共人物和普通公民来说,公共人物的隐私权相应就少很多,这与公共人物本身的角色有很大关系。譬如官员作为公权力的掌握者,在理论上就不能在财产信息方面享有隐私权,而应当向社会公布其个人和家庭财产,这主要在于公权力本身牵涉到公共事务,从而与大众利益相关联,大众也就有权要求官员公布财产。而对于普通公民来说,只要是合法产生,财产则由于属于私人领域的私人产品,通常具有较大的私隐性。具体来说,隐私就是指私人生活中与公共利益无关,且不欲为他人知晓的个人生活秘密。所以,隐私权的持有关键是要看是否与公共领域产生关系,如何产生关系等等。

 

 对于甲型H1N1流感患者来说,他当然是享有隐私权的。首先在于患者已经被隔离,他并不会也不可能在公共场所进行故意传染,因此,不会对公共利益产生损害。在这种情况下,患者的年龄、家庭住址、工作单位、电话号码、家庭成员状况等与公共利益无关且本人不欲为他人周知的个人生活秘密和生活信息,均属于隐私范围。而且,即使发生与公共利益有关的情况,也不应该由私人来限制患者的隐私权。因为在代议制社会,能代表公共利益发言的仅仅限于经过人大授权的有关部门,任何私人都不是公共利益的代言人。既然私人不能代表公共利益,便无资格干涉流感患者的合法隐私权。

 

随意干涉他人的合法隐私权是一项很危险的举动。如果每个人的合法隐私权都无从保障,那么,今天患者可以被侵害隐私权,明天你我也都有可能被各种各样的借口随意侵害隐私权。进一步,如果今天我们可以被随意侵害合法隐私权,明天,我们也就可以被随意侵害其他任何合法权利。这样的例子汗牛充栋,教训比比皆是。甲型H1N1流感患者并非故意感染者,不能因为被动感染了流感病毒,就必须接受剥夺隐私权的惩罚,更不能因为此还要株连其无辜的家人。除非该患者是国家公职人员,并且是在以权谋私过程中被传染,但在这种情况下,隐私权的被限制也不是由于流感,而是在于公职人员自身的作为不当。

 

该保护的人权还是要保护。公共利益虽然看起来非常的“政治正确”,但如何判断公共利益却是一个技术难度很高的活。即便是政府,也不能轻易界定何为公共利益,这必须经过详细和深入的论证。不然,假借公共利益之名,却非公共利益之实,贸然损害私人合法权利,到了最后,就是“说你行你就行,不行也行;说你不行就不行,行也不行”的专断状态了。在专断面前,每个人都可能是弱者。如果该保护的人权不来保护,放任偏激的民粹力量来伤害他人的合法权利,那么,随着偏狭的情绪高涨,终有一天,民粹主义会搬起石头砸了放任者的脚,使得社会治理因法治式微而日趋混乱。这才是值得警惕的社会风险。

  评论这张
 
阅读(770)| 评论(1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