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康不德的博客

新饮冰室主人乱弹情

 
 
 

日志

 
 
关于我

青年评论家,专栏作家。本名周虎城,亦用名迅之。鲁迅同宗,胡适同道.格言:民主并不复杂,复杂的是不民主。msn:kangbude@hotmail.com

网易考拉推荐

机构改革必须明确导向问题  

2009-02-27 10:25:4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近日,北京市召开市区县政府机构改革动员大会,标志着北京市正式启动新一轮政府机构改革。在这个改革方案中,调整优化涉及19个部门。议事协调机构和临时机构也得到了较大精简和规范,市政府共减少议事协调机构和临时机构27个,精简比例达32.5%。这次改革有一个值得注意的特点是,北京市并没有完全对接中央的大部制改革,而是根据北京市的自身特点裁撤并设立了有关机构,大有“因地制宜”的味道。那么,这符不符合机构改革的方向、能不能对北京市的发展起到立竿见影的作用呢?


    先抛开改革的功用思想不谈,机构改革对于许多人来说,并不陌生。从1980年代开始,几乎每隔几年我国便有一次机构改革的周期,增增减减、减减增增,循环往复,但最后仍然无法抵挡公务员队伍的一天天壮大。这被人称之为机构改革的“黄宗羲定律”。但到了一定的时间点,机构改革仍然得再次高调而为,这是现实变化所决定的。由于时代发展日新月异,执政者要想适应经济社会所发生的巨大变化,就必须对上层建筑加以修整。这也恰是贯彻马克思主义经典理论的做法。


    机构改革具有很多种经验和教训,但有一点已经被多次的教训所证明:以精简人数为导向的机构改革必然失败。无论是中央还是地方所进行的“精兵简政”,都只在一定时期内进行了维持,随着改革的时间越来越久远,“精简”的目标被人为地逐步忘却,政府机构再次得到膨胀,甚至比改革前更为庞大。北京市本次的机构改革应当说汲取了以往的这样一些教训,根据北京服务业发展的情况设置了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又按照国际金融中心的定位组建了金融工作局,都是因事设位,可以算做是对减人导向的一次微调。


    我们以前都爱讲“小政府、大社会”,但政府关键不是在于大小,而是在于有没有建立以公共服务为导向的机构安排机制。只要是公共服务所必须设置的,机构再多也是理所当然。怕就怕一些人表面上打着公共服务的幌子,实则安插亲信,谋求部门或私人利益。以往哪次新增机构没有个光冕堂皇的理由呢?因此,不仅要以公共服务为导向,还得要求这个公共服务不是强加给公众的服务。欲求此,必顺民意而行。民意虽然不一定准确,但官意在概率上也不会比民意更科学,两者相权取其胜者。


    解决机构改革的导向问题,光有理念是远远不够的。机构改革通常都会涉及到权力的洗牌和利益的重新分配,一旦在某个环节处理不佳,极容易引起利益冲突。这种利益冲突可大可小,但却很容易成为改革往复的导火索,在某个特定时机借个理由便又改名换姓,重出江湖。看待北京本次机构改革,不能仅仅把重点落在几个具有北京特色的部门成立上,还得看看其他部门的利益关系有没有理顺,还有哪些潜伏在改革中的导火索没有拆除。一个很现实的问题是:如果改革不能把涉及对象的关系处理妥当,而是因改革者的本身的强势权力而为,那么一旦改革的主政者离开相应岗位,改革就可能半途而废,这一点从王安石已降的改革史已经多番证明。


    要理顺利益关系,要害是解决利益安排的机制问题。这个机制的核心应当明确是公共服务的需求。这个需求既来自于社会发展的科学需要,也来自于公共民意的多次呼唤。解决了导向和机制问题,无论是精兵简政,还是部门扩张,就从根本上解决了合法性和合理性的问题,方可化解一些“黄宗羲定律”。

                                     ____________本文系为新京报 撰写社论原文

  评论这张
 
阅读(595)|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