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康不德的博客

新饮冰室主人乱弹情

 
 
 

日志

 
 
关于我

青年评论家,专栏作家。本名周虎城,亦用名迅之。鲁迅同宗,胡适同道.格言:民主并不复杂,复杂的是不民主。msn:kangbude@hotmail.com

网易考拉推荐

南方报业风云记者录:不由自主地,我们已经再次出发  

2009-02-23 21:46:5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博主按:这是我为2009年第一期<南方传媒研究>南方报业年度风云记者所写的前言,特录在此.

 

不由自主地,我们已经再次出发

                    周虎城

     不由自主地,我们已经再次出发。这是长平兄文章中的一句话,《南方人物周刊》的文学青年杨潇说,他很喜欢。我也很喜欢。只不过我时时在怀疑,我们是否真的又出发了。保有一份新闻人的荣光,保有一份在“路”上行走的勇气,以及对理想的执着追求,以时刻变化时刻又不变化的舆论环境来说,艰难且骄傲。可我们为什么骄傲?

 

     南方报业的优秀记者们用他们的笔写下了属于南方的声音。这种声音,真实只逼人心。他们有的不过从业未久,却已精辟地阐述着何谓南方气度;他们有的是返回“故土”的游子,几经各番游历,深谙世事沧桑,但再也无法抹去南方的印痕,于是,有了回归之后精彩迭出的名篇累牍。在互联网时代,人人皆可成为记者,这对我们这些所谓的专业人士来说,提出了严峻挑战:文字只能更深刻更精辟地直面世相,才能打动人心、广为流传;而越来越多的写作不过是昙花一现,匆匆忙忙,瞬即为人所忘。我们只能够更加专业。

 

     新闻这条路,是艰难的。也许写作数载,你会发现新闻故事经常是在循环往复,我们被循环往复所折腾,只有不断地坚持,不断地忘却,又不断地记起,文字才可言一点点的进步。可文字真的那么有力吗?摄影记者郭铁流说,“我只是不停地在奔波,却再也无法停下脚步。”奔波是记者的职责,没有谁奢求以记者的笔带给这社会惊世骇俗的改变,我们所能改变的仅仅是让公众由不知情到知情,走出蒙昧。哪怕有的时候即便这样些微的改变也要付出惊人的毅力。石扉客(沈亚川)从2002年开始便为寻求李尚平老师的公道而坚持,李老师在BBS上发贴反腐败后遭遇了被枪杀的厄运,迄今案件未破。但是石扉客仍然在坚持着追求个案真相,哪怕他的记者生涯多次反复。许多时候,个案正是群案的缩影。谁也不知道真相有一天是否会水落石出,但如果放弃对真相的追逐,真相便可能就此与世隔绝。这或许便是优秀新闻人孜孜以求的源泉。

 

       艰难算什么呢?既然选择了记者这条道路,就注定要经历这个社会所带来的颠簸起伏。意大利传奇记者法拉奇在日记中,写下了自己弃医从文的心语:“如果我不做新闻记者,我不知道我的价值何在。我生来就该当记者,置身于社会时局之中,发出自己的声音,写出自己的语言。”对于南方报业的许多新闻人来说,走上记者这条道路,常常具有特殊的意义,也许是“让无力者有力、让悲观者前行”的感召,也许是成为大陆最优秀新闻人群体一员的冲动,也或许只是因为生计。但不管怎样,不管经历什么样的风浪,南方报业的新闻人依旧在路上奔波劳碌,依旧以她的出色、专业继续赢得读者和市场。

 

      年度记者黄惊涛问道,有几人知道自己身处何方?其实,我们就身处在南方,身处在“不由自主地、我们已经再次出发”的旅途中。这就是身为南方报人的使命。别无选择,已经选择。

    

    

  评论这张
 
阅读(686)|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