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康不德的博客

新饮冰室主人乱弹情

 
 
 

日志

 
 
关于我

青年评论家,专栏作家。本名周虎城,亦用名迅之。鲁迅同宗,胡适同道.格言:民主并不复杂,复杂的是不民主。msn:kangbude@hotmail.com

网易考拉推荐

徐滇庆道歉与道歉不担责文化  

2008-07-08 12:13:4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天,在南方都市报深圳新闻版面上,出现一份特殊的广告,徐滇庆教授刊登道歉广告了。这是真金白银的道歉,道歉的对象是深圳人民,徐滇庆为此要付出3万多元的广告费。一位知名经济学家就用这样的方式宣告了他对自己言论的负责。这到底是一个好现象。

  

    道歉其实在中国已经有些司空见惯了,当然这是对比以前而言。自从引咎辞职制度出现以来,引咎辞职的人虽然不多,但道歉却相对多了起来,自然也只是相对而已。很多人习惯于道歉,是因为道歉有规避责任之效果,可以减轻一些处罚,岂是引咎辞职这样的“伤筋动骨”可比?所以,国人固然爱好面子,甚至形成了所谓的“面子文化”,但在功名利禄面前,经济人理性不自觉地发挥了作用,道歉战胜面子,成为了避免更大损失的一种“和谐”方式。这是有原例可循的,比如在新近发生的瓮安事件中,原瓮安县委书记王勤在情况商讨会上不仅没道歉,反而处处为自己开脱,强调所付出的“巨大努力”,不想立即被贵州省委书记石宗源发现,批评他“自我批评少、解释情节过程多,分析原因少”,后来这位县太爷的乌纱帽也就呜呼哀哉了。因此,道歉与不道歉有时候在官场上、舆论场上都是有着截然不同的结局的。或许,这也算新的中国国情。

  

    徐滇庆教授并不是什么官员,也无须“引咎辞职”,但徐教授却是一个有声名的人,“著名经济学家”的头衔不是白戴的,如果因为打个赌输了却不认帐,那有违诚信,更加对不起经济学里十分重要的契约精神了,以后还怎么在公众面前发言呢?好在徐教授十分明白其中的要害,不仅道歉了,还花了银两道歉,倒也不输做人的底线。可是两相对比,咱们的有些官员不仅道歉难,道歉了之后担责就更难了,有的甚至当面道歉,背后依旧。以2005年发生的“吉化11·13事件”而论,当时,中国石油吉林石化公司发生爆炸,苯类污染物流入松花江,造成松花江体受到污染,哈尔滨市被迫停水数天,震惊全国。后来,吉林省派出官员对给哈尔滨市民带来的饮水安全问题表示慰问和深深的歉意。可惜的是,一边是“深深的歉意”,一边污水照流。就在道歉的当天,便有记者在发生爆炸发生地吉林市龙潭区看到,该区化工厂林立,一些企业的工业废水仍然在向松花江排放。这正是道歉不担责的无力之所在。

  

    对某些道歉冷嘲热讽表面上看起来似有剑走偏锋之嫌,但也实在因为如今的某些道歉过于算计,已经不像是道歉,而像是推诿卸责的一种手段了。更令人心忧的是,这种手段的传播范围日渐增广,大有形成“文化”之势了。 不过,臧否道歉文化并不意味着不道歉比道歉好,中国有句俗话叫做“两害相权取其轻”,在道歉不担责和不道歉亦不担责之间,前者总归是强过后者许多了。至少,道了歉,人们心理会平衡一些,也会解决一些“说法”。

  

    因此,我要大大表扬一番徐滇庆教授了,打赌输了就履行诺言刊登道歉信,虽然略微打了一点折扣,却依然是敢说敢当之为,担了他该担的一些责任。相形之下,如果我们的道歉不担责文化真的流行开来,那就成了当下官场一大怪状了。

  评论这张
 
阅读(439)|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