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康不德的博客

新饮冰室主人乱弹情

 
 
 

日志

 
 
关于我

青年评论家,专栏作家。本名周虎城,亦用名迅之。鲁迅同宗,胡适同道.格言:民主并不复杂,复杂的是不民主。msn:kangbude@hotmail.com

网易考拉推荐

任晓栋:传奇与传说  

2008-04-09 23:52:2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偶然的,昨晚和某人聊天,也不知为什么,竟然从小叮当跳到了吕不韦,仿佛总是这样,话题变换的像用了时光穿梭机那样快那样不着边际,却倒也是开心,只是像我这种脑子不大好使人,似乎总也记不得曾经讲过什么了。

其实说起来倒也还是蛮喜欢吕不韦的,似乎从商人的角度而言,却也没觉得还有谁能在其之上的,或者说能将商人的精明与算计发挥到极致的,倒也难找出一个能出乎其右的了。结异人,献赵姬,贿华阳,相秦国,扶助庄襄、始皇两代君主稳坐国君之位,又编《吕氏春秋》闻达于列国。于是,从邯郸巨贾到强秦权相,步步为营,处处都是算计,处处都是经营,甚至精准到每一步都未出差池,又或者说上天对这个苦心钻营的商人实在太眷顾了,一路走来竟是一马平川。或许,他只是依着商人的天性在谋利,却一直自市井谋到了庙堂,于是,所谓的谋利,自也就成了谋国。作为商人,吕不韦如此精明,精明到似乎每一步都能算计精准,精明到似乎永远都极清醒什么时候该做什么事,甚至精明到几乎已看不出商人惯有的蝇蝇役役了,商人能做到这个份上,自然也就成了传奇。

而说到商人,范蠡倒也是个不得不提及的人物,如果传说中的陶朱公真是功成身退的范蠡的话。然而,范蠡较之吕不韦,却分明又是两种迥然不同的境界了,或者说作为陶朱公的范蠡,虽富甲天下,与其称其为巨贾倒不如仍视之为文士。吕不韦自市井而庙堂,自谋利而谋国;范蠡却自庙堂而市井,自谋国而谋利,或许对于范蠡而言,既怀谋国之才,却舍庙堂而入市井,求得早已不是名利不是富贵不是威权,只是一种“中隐隐于市”的状态而以,又或许富甲天下本非所求,只是无心而至罢了。所以,这也就注定了范蠡终成了一个传说。

争或不争,于吕不韦而言,争到了极致也就无可再争;而于范蠡而言,不争而争,争亦不争,或许本来这就已是个伪命题了。

也许,所谓的传奇与传说的距离也就在此了,本就无所谓雅俗,只是在于取向与境遇的不同罢了,只是可惜了多少自命不凡的文人既不甘忍受清贫却又鄙夷于商贾的精明,可惜了多少家财万贯的商贾既想附庸风雅却又嘲讽于文士的不食人间烟火。

又或者,韩信之于项羽,亦是一种传奇之于传说的差异。

其实一直都是极为喜欢韩信的,出身卑微却气度宏伟,屈能食漂母之饭,能忍胯下之辱,伸更能兵出陈仓,布十面埋伏,终逼得西楚霸王别姬自刎,所谓的奇才,所谓的大丈夫或许也就如此了。或许,韩信是极聪明极坚忍的,却终少了拿得起放得下的气度,也才有了诱捕于云梦,秘杀于钟室的结局。有时会想,若韩信功成而拒封楚王,一如范蠡悄然隐去,或中隐而藏于市井,或小隐而泛舟于江湖,便也不会有此兔死狗烹鸟尽弓藏之祸了。然而,倘如此,那便不是韩信了,既怀天妒之才又忍人所不能忍,为的也就是闻达于诸侯,名震于天下,当功成名就之时,这苦心经营而来的一切又怎是说放手就能放得了的呢。或许,自建汉后,韩信本求得很简单,只图个楚王的名号以满足那压抑了许久的虚荣心罢了,只是可惜,就刘邦而言,面对如此一个曾投楚则楚胜,拥汉则汉兴,中立则大可三分天下的“将兵”奇才,又怎能放得下心,毕竟“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酣睡”。所以,韩信即使曾经何等的光芒万丈,终究也就只能惨淡收场,所以,在那段风云激荡的岁月里,韩信终也是豪杰是英雄,而不是神话。

相较而言,项羽却似乎总在神坛之上,虽然其实一直都是并不怎么喜欢项羽的。项羽的气度并不在于所谓的能拿能放的豁达,也从未有包容天下的胸襟,其实在这些上甚至是远不如张良的,然而,项羽却总似乎带着浓重的贵族的意蕴。身为楚国望族之后,困厄时见始皇车驾却敢轻言“彼可取而代之”,涿鹿之战却毅然斩宋义而破釜沉舟,降章邯却坑数十万秦兵,入咸阳却杀子婴烧阿房,而既已宴刘邦于鸿门却又放虎归山,既已数败刘邦仍以鸿沟为界缔合约分天下。似乎一路走来,项羽更像是随性而为,隐患深伏,却也落得洒脱豪迈,这份气度这份豪情却也似乎惟有贵族才会与生俱来,也惟有贵族才承受得起。而在那十面埋伏之中,一曲“虞兮虞兮奈若何”,和那乌江之畔的一句“天要亡我,非战之过”,终是成就了一个悲壮的传说,成就了一个浪漫的神话。或许,项羽从不是一个奇才式的人物,却是一个真正的贵族,又或许,称项羽为英雄,倒不如视其为神话。

韩信之于项羽,便亦是又一种的传奇与传说了。

之于凡人,似乎总在远不能成就传奇的时候,奢求着传说,一如本就未有经天纬地之才,却自诩着功成身退的境界。或许,之于凡人,传奇尚可触及,而传说却更似海市蜃楼了;若能成就一个传奇,便已是极为不易,便已是命运垂青到极致,而传说终只能是可遇而不可求,或者说那本来就是需要与生俱来的。  (本文系转载)

  评论这张
 
阅读(315)|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