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康不德的博客

新饮冰室主人乱弹情

 
 
 

日志

 
 
关于我

青年评论家,专栏作家。本名周虎城,亦用名迅之。鲁迅同宗,胡适同道.格言:民主并不复杂,复杂的是不民主。msn:kangbude@hotmail.com

网易考拉推荐

深圳贫民窟要突破什么  

2008-04-14 22:03:0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近日,清华大学人文社会科学学院教授、著名学者秦晖再次做客“岭南大讲坛·公众论坛”,称城市出现“贫民窟”问题很难免,大众对政府应该有足够的理解。在演讲中,他以深圳为例,认为深圳完全可以率先兴建贫民区,在关外开辟一块土地专用。秦晖表示,给城市贫民兴建贫民窟的权利,也是一种告别过去对贫民“既不给自由,又不给福利”的可取做法。   

      让深圳率先兴建贫民区,这的确是一个石破天惊的建议。贫民区或曰贫民窟,在传统社会主义价值体系里是资本主义世界才有的产物,是邪恶的象征,如果过去提在社会主义中国兴建贫民区,无疑要被当作“资本主义的毒苗”来打击。但今天如果我们抛却价值观的不同,以实事求是的态度对待贫民区,或许是到了解放思想,抛弃有色眼镜的时机了。中国不是不可以出现贫民区,而是这种贫民区一定要符合实际情况,契合贫苦民众的需要。如果说廉租房建设能够满足贫民的需要,又何必让贫民自我打造贫困社区呢?从这个意义上说,最为关键的不是兴建现实的贫民窟,而是打破某些施政者心中自设的那道“既不给自由,又不给福利”的“理念贫民窟”。

    在关外开辟一个专属区域,让深圳的城市贫民兴建贫民窟,在一定程度上可以满足部分城市贫民在城市范围内拥有房屋的梦想,这本无可厚非,也属于发放福利或者偿还福利的一种方式。至少可以先做一场试验。当年的蛇口工业区不就是靠着敢拼敢闯才推动了改革开放的大阀门吗?有了当年的蛇口,才有了后来的深圳。那么,今天的深圳,尝试划出一块区域,无论是做贫民窟也好,还是做其他具有突破传统价值观意义的改革试验也好,都是一个可选项。


    但无论怎么选择,都摆脱不了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这个大的前提和背景。社会主义就需要搞好基本福利,市场经济就需要经济自由以及其他自由,否则,社会主义不成其为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不成其为市场经济。满足贫民一定的住房需求,让他们从“负福利”的状态中走出来,这既是社会主义的题中之义,也是市场经济的自由底线。在传统价值学说里,福利与自由是一对反义词,它们呈反比关系,也就是说福利多了,自由就少了;自由多了,福利就少了。事实上,在世界上较为典型的高福利国家比如瑞典和高自由国家比如美国都存在这种反比关系。秦晖先生有一个很精辟的观点,他认为我们经常表述美国的自由太高,我们要不起;瑞典的福利也太高,我们还是要不起,所以中国既不能搞高自由,也不能搞高福利——那么,我们能不能不搞美国的高自由,而搞瑞典的“低自由”,不搞瑞典的高福利,而搞美国的“低福利”呢?一经对比,我们显然可以发现,在社会主义和市场经济两个方面,我们并没有做到和谐统一,甚至还离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基本格还有一段距离。


    贫民区和市场经济不应是对抗体,这其实是告诉我们,基本的福利和基本的自由不是对抗体。国人需要有福利,至少不是负福利;国人也需要有自由,至少不是负自由。城市贫民窟只不过是满足最基本的住房需要的一种方式,如果其他方式能够化解住房需求,也未尝不可。对于贫民来说,他们还需要更多的基本福利,对于市场经济来说,也需要更多的基本自由,而不是沉重的税赋、缺席的公共服务。如果我们在基本福利和基本自由方面有所进步,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名副其实地大跨步前进也就成为可能。只不过,光承认这些方面的不足就需要解放思想的勇气了,枉论改革呢,且看勇气在何处吧。

                                        原标题是《贫民窟和市场经济不应是对抗体》

  评论这张
 
阅读(2413)| 评论(3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