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康不德的博客

新饮冰室主人乱弹情

 
 
 

日志

 
 
关于我

青年评论家,专栏作家。本名周虎城,亦用名迅之。鲁迅同宗,胡适同道.格言:民主并不复杂,复杂的是不民主。msn:kangbude@hotmail.com

网易考拉推荐

安徽买官不倒的窥探  

2008-03-31 21:59:5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国官场两千余年来一直保有着一些显规则和潜规则,其中买官卖官历久弥新。当然这是现在的称法,在古代则叫做卖官鬻爵。古代和现在的买官卖官既有相同之处,也有相异之点。相同的地方在于都存在私相授受的潜规则,不同的地方在于古代还有政府卖官,也就是制度性卖官这样的显规则。


     凡有卖官者必有贪官。但贪官的历史和卖官的历史又有所不同。贪官历史似乎更为悠久,大致有几种说法:一说始于汉时;二说西周已有贪污受贿的纪录;三说起始于出现统治阶级的殷商;四说尧舜时期就诞生。而官家卖官的历史据《史记》记载,缘自秦始皇4年“百姓内粟千石,拜爵一级”的规定。政府卖官的名目很多,西汉称“以赀为郎”,唐称“入粟助边”,宋代名为“进纳”,明曰“捐纳”,清代叫“捐官”。但不管名称如何,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买官卖官的历史和贪污受贿的历史都是绵延数千年,经久而不衰,一直到今年依然屡禁不绝。有买官卖官行为,就必然有贪官。


    不过,时代变迁,今天的一些公案确实让人不得不拍案惊奇了:买官卖官行为暴露,卖官者入监牢,而买官者居然可以依旧身居原位,并且继续掌握审判裁决这样的司法大权。事情发生在安徽省阜阳市。2007年1月底,震惊全国的安徽省阜阳市中级人民法院腐败窝案相继作出一审判决,阜阳中院先后三任院长尚军、刘家义、张自民被判入狱。可是直到今天,靠给这几位中院院长行贿买官来做的几个人,竟然毫发无损,戴着买来的“乌纱帽”安然无恙,其中界首市人民法院院长何涛、颍上县人民法院院长李松涛就是典型代表。何涛曾连续向刘家义、张自民两任中院院长行贿15次,后来在他们的帮助下当上界首市的法院院长。然而,腐败窝案判决半月后,在2007年2月召开的界首市第十四届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换届选举中,何涛却得以连任。李松涛的当官历程则与何涛几乎雷同,同样在买官卖官案暴露后保有原职。现在看来,卖官入狱,买官无忧,既算是奇谈,也算是对买官者的一种嘉奖了。


    这却是一种见不得光的嘉奖。便是在古代,污吏一旦事发,政治生命也就宣告结束了。比如汉元帝时曾规定:坐赃者,皆禁锢不得为吏。这意味着那时还不能像今天这样经常搞一些此地落任、易地为官的变通之术,至于出了事还安坐钓鱼台,则更是难以想象了。那究竟是什么力量让何涛、李松涛们可以坐稳买来的官呢?


    抛却买官者再次行贿以寻求保护的机率之外,我们必须关注到当今中国法律存在重打击受贿者,轻打击行贿者的惩罚模式。翻阅报章,我们可以看见很多公职人员因受贿而被判刑的案例,但行贿者被判刑或受到严惩的却很鲜见。统计资料显示,从1998年到2000年三年间,广东省各级法院一审共审判1065人,而行贿被告发的只有49人。不独广东如此,其他地方也存在类似情形,比如上海近年来立案查处行贿的数量也只占立案查处受贿数量的10%——15%,而安徽的情况也差不多。这大致就可以从制度上理解为什么何涛、李松涛为什么还能身居原职了。


    毫无疑问,这是不合理的。其中既存在非制度因素,也存在制度因素。但归根结底,选官制度不科学、朝上不朝下是最大的弊病。只是,如果买来的官可以高枕无忧,那出钱买官者不是越来越多、及至汗牛充栋了吗?这却是极其危险的,如果放任买官者个个有恃无恐、持币出击,官场也就混乱不堪、腐败丛生了,而民众又怎堪这样的一波又一波的纷扰?

 

  评论这张
 
阅读(2134)| 评论(2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