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康不德的博客

新饮冰室主人乱弹情

 
 
 

日志

 
 
关于我

青年评论家,专栏作家。本名周虎城,亦用名迅之。鲁迅同宗,胡适同道.格言:民主并不复杂,复杂的是不民主。msn:kangbude@hotmail.com

网易考拉推荐

读宗璞先生自度曲  

2007-12-17 11:18:3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早晨,照例起来读文章.读到宗璞先生回忆她的父亲冯友兰先生故事时所做的一首曲,不禁肃然起来、凄惶起来,心底竟有一丝苍茫感。

        冯友兰先生是一代哲人,当年西南联大的兴盛,先生亲自写下西南联大的诗碑。这位有自由主义理念的哲学家、教育家到了最后,却因为梁效事件被蒙上阴影,真可叹一句造化弄人。

        宗璞先生讲了一个小故事。抗战初期,西南联大几个教师从长沙赴昆明,过镇南关时,冯先生的手臂触到城墙骨折。金岳霖对宗璞回忆说,司机警告大家,要过城门了,不要把手放到窗外。别人都照办,只有冯先生开始考虑,为什么不能放车外,放和不放的区别何在,其普遍意义和特殊意义何在,还没考虑完,就骨折了。

        活脱脱一个书呆子!

         在这样一个要讲政治的时代,书呆子大抵是没有前途的。但我们又岂能没有这些宝贵的书呆子呢?一个民族总是需要那些安心读书、安心思考、安心创作的人吧。我想,那些嘲讽书呆子的人兴许看起来很聪明,可怎的知道历史不是"聪明反被聪明误"呢?

  宗璞先生的自度曲是这样写的:

  道是锦心绣口,怎知我从来病骨难承受。兵戈沸处同国忧。覆雨翻云,不甘低首。悠悠!托破钵随缘走。造几座海市蜃楼,饮几杯糊涂酒。痴心肠要在葫芦里装宇宙,只且将一支秃笔长相守。

  叹!!!

  

  评论这张
 
阅读(16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