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康不德的博客

新饮冰室主人乱弹情

 
 
 

日志

 
 
关于我

青年评论家,专栏作家。本名周虎城,亦用名迅之。鲁迅同宗,胡适同道.格言:民主并不复杂,复杂的是不民主。msn:kangbude@hotmail.com

网易考拉推荐

周末纪行,高朋满座  

2006-08-28 05:57:4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8月25日
关于“李老师”
下午雪峰兄通知我去吃饭,匆匆到了珠江宾馆。先去了曹林兄房间,再给散人兄挂了电话,到散人兄房间的时候,一个叫李朝晖的家伙正端坐在屋内,叫了洒家一声老康。可惜我对李朝晖的名字还算熟悉,看看这厮年纪,似乎属于60年代末70年代初的样子,看过他写的文章,怯怯地喊了声“李老师”。约莫过了好几个小时,十年砍柴告诉我,散人和老莫(莫之许)在另外一处酒吧,我气不打一处来:为什么莫之许这家伙到了广州地头居然不通知我?太不仗义!砍柴说,我靠,李朝晖不就是老莫嘛,还有文化奸商之类的,都是这家伙的主马甲。再次我靠,害我喊了声“李老师”。
 
6点半吃饭,宾主落座,其中一位总是乐呵呵笑,胳膊却放在白纱布之中的先生却引起了我的注意,竟是傅国涌先生,久仰久仰。谁知傅老师竟立即说,你是不是燕舞的同学,我们关系很好的。呵呵,燕舞可是我大学四年都在一个房间的同房密友呀。傅国涌先生的眼神端的是清亮。我相信,虽然他是带“彩”前来,却一定会及早康复的,无论是身体还是生活以及其他。
 
梁文道来了。还是电视中那番模样。头上习惯性地留有几毫米的毛发,以显示他们还有生长的自由。一副黑框眼镜,一身黑衣服。照例互相介绍,久仰久仰。落座之后,我们这边左起分别是曹林,五岳散人,洒家,梁文道,莫之许,十年砍柴,傅国涌,如此落座的原因竟是由于散人,文道,老莫和俺共同制造了有烟区。都是网络中人,三句离不开本行,提起本名惘然,提起网名恍然。世纪沙龙被关停,没谁不能理解,没谁愿意理解。
 
在哪个地方吃饭,细细琢磨,都会发现是物以类居,人以群分。吃完饭,我提议晚上去一个我熟悉的酒吧继续喝茶饮酒聊天,谁知应者云集。文道还提前结束饭局,跑去了房间赶稿子。立即给北风电话,让他把二楼清空,又给笑蜀、西宏挂了电话。(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109)|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