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康不德的博客

新饮冰室主人乱弹情

 
 
 

日志

 
 
关于我

青年评论家,专栏作家。本名周虎城,亦用名迅之。鲁迅同宗,胡适同道.格言:民主并不复杂,复杂的是不民主。msn:kangbude@hotmail.com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媒体有报道公众人物隐私的自由裁量权  

2006-06-02 15:40:0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媒体有报道公众人物隐私的自由裁量权
                 --论窦唯门事件
作者:周虎城
   
   娱乐明星窦唯大闹新京报,并纵火烧车的事件已经过去一段时间了,窦唯为此付出了他个人暂时失去人身自由的代价,新京报也因为此事付出了公信力或多或少受损的代价。这样的代价无论是对于个人还是对于媒体而言,绝非幸事。但更为不幸的是,窦唯在此事件中以违法的代价赢得了众多圈内和圈外人士的支持,而且这种支持在网络论坛上,出现了对媒体非理性的谴责。

   这种谴责的核心论争就是关于个人尤其是公众人物的隐私权应不应当受到保护的问题。但是,这一问题并不是一两句话就可以厘清的。比如在隐私权的处置上,一般民众和公众人物就存在较大的差别,而关于什么人才算是公众人物又存有很多不同的意见。

   公众人物有娱乐大众的义务,这个说法在媒体娱乐化越来越盛行的今天,至少在媒体层面具有相当大的市场。不过我们应该首先厘清两个基本概念:一是如何确定某人是否是公众人物;二是公众人物的隐私权有没有界限,界限在哪里。

   窦唯作为摇滚明星,在魔鬼三岩的时候就开始闻名于世,这是属于他在公共领域的成就,纠葛并不在于此,而是在于原本属于他私人领域里的婚姻。由于身为一代天后王菲前夫的身份,他的个人成就被不幸地忽略,反而他的这一前夫身份才是引起人们关注的最大因素。如果他不曾有过与王菲的婚姻并诞下一女,他就不会获得如此高的关注度。也就是说,无论是从公共领域还是私人领域而言,窦唯都毫无疑问是一个公众人物。

   这是一个注意力经济的时代。在以赢得市场为宗旨的条件下,对于媒体而言,什么是读者希望看的,什么是读者喜欢看的,只要没有违背法律,就可以做什么样的新闻,这个理念并没有错误。于是,矛盾就被集中到对窦唯某些个人隐私的报道有没有违背法律?违背什么样的法律?公众人物的隐私究竟受不受法律保护?

   这些问题暂时悬搁不论。先来追问,既然窦唯是公众人物,那么什么人才不是公众人物?比如说一个很普通的女性去参加超女比赛,由于偶然的原因突然间一夜成名,那他算不算公众人物,他的个人隐私权该受到多大的保护?现在看来,我们并没有哪部法律对公众人物有所定义。在日常的操作中,媒体通常按照自己的理解进行报道,但正是由于法律上的未限定,媒体无法知道什么是禁区,事实上,这个禁区也多由法官根据新闻侵权官司的具体情况自我掌握。然而,由于无公众人物的明确定义,法官常常会参照一般的个人隐私保护条例,这就对媒体不利了,于是我们可以看到在新闻侵权官司中,以媒体告负而告终的例子有许多。

   判断一个人是不是公众人物,社会影响力是关键。政府官员可能其本人没有什么名气,但官员的角色决定了他掌握着足够大的权力影响社会,并经常和社会公共利益产生关联。这就决定了掌握着一定权力的官员也是公众人物。当然,公众人物也有大小之分,对于一个乡而言,乡长就是他们的公众人物;但对于整个中国而言,他们又不是公众人物。这是由于乡长主要影响到他所在的乡的社会公共利益。以此观之,法院在衡量新闻侵权官司时,需要考虑到所侵犯乡长的个人隐私是否与其所在乡的社会公共利益有关。即使媒体所披露的乡长的个人隐私有一部分不符合事实,但只要主要事实清楚,媒体并没有恶意诽谤,也不应判决媒体败诉。

   这就难免使人想起美国1960年代著名的沙利文诉纽约时报案。在那场案件中,美国最高法院推翻了地方法院的判决,确定由原告来证明媒体刊登的报道是出于恶意诽谤的用心,从而使得纽约时报胜诉。最高法院的这一判决,依据的是美国宪法第1条修正案对新闻和言论自由的保障,根据宪法至上的原则,不但免除了被告举证其言论真实性的负担,取消了惩罚性赔偿,而且反过来要求原告去承担证明被告"确属恶意"的责任,显然,这一举证对于原告来说十分困难,从而使官员因执行公务而招致媒体批评很难再受到各地诽谤法的保护。后来,这一对象又从官员扩展到几乎所有公众人物。也就是说,在公众人物的权利保护和新闻自由发生冲突的时候,其选择的是新闻自由,因为这是宪法权利。

   当然,我们没有办法同美国比,在美国司法界里面,对于政治界和娱乐界在新闻自由方面的认知并没有根本性差别。但对于我国而言,在政治上的报道放开的程度还有限,我们强调的依然是"政治家办报"。但在中国,娱乐界和体育界的报道由于牵涉现实政治较少,这两个领域的报道的开放程度相对是最高的,比如在对超女报道的时候,许多媒体对原中宣部副部长现全国政协常委刘忠德所发表超女庸俗论大加嘲讽,南都等还挖了刘忠德的祖坟,指出这位所谓德高望重的老前辈以前还经常给更为庸俗的模特大赛等当过评委,这算不算未经当事人同意就暴露他人隐私?算不算侵犯了刘忠德的名誉权?如果摆在政经报道里面,引起官司几乎是可以想象的,但在娱乐报道里,这样暴露公众人物隐私的行为已经成为普遍现象,并且,这也是尊重读者知情权的表现。刘忠德不能因为曾是高官现退居二线就享有这方面的豁免权,甚至正是由于他越是高官,他就越发不能享有豁免权。

   所以一个令人不得不正视的现实是:中国娱乐报道和体育报道是最按照新闻规律,最有新闻自由价值,最能满足公众知情权、最有读者本位意识、最具市场主义精神的报道领域,甚至,在满足公众知情权方面,常常超越公众预期。在新闻法出台仍无时间表的时候,这一领域的报道对于未来中国新闻业的发展就具有了探索意义。

   回到窦维事件。窦维火烧新京报,理由当然是新京报侵犯他的个人隐私权,并且许多网友、读者以及娱乐界人士大都也持同情窦维的观点,认为窦维作为艺人,应当享有个人生活的隐私权,娱乐记者"狗仔化"现象太严重。甚至有读者到看守所旁打出横幅支持窦维,谴责新京报当事记者。问题是在窦维门事件中,是窦维在违法而不是新京报在违法。窦维陈述的理由是故意为之以引起公众注意,从而达到保护艺人隐私权的目的。这种以身试法的态度博得了很多饱受狗仔队之扰的艺人的赞赏,倒也不奇怪。

   事实上,与国外对艺人报道的尺度比起来,我们绝非已经超过了国际水平达到领先程度。王菲生女,算是近年来中国媒体报道公众人物隐私程度最高的一次试验了,许多媒体派专职人员全天候守候,就是为了抢到王菲生女的第一手消息。可是类似的报道在国外早已司空见惯了,属于常规报道,比如和王菲差不多同日生女的安娜·茱吉丽娅,其报道的规模和程度远超王菲。

   我们当然不能鼓励媒体为追求新闻就不择手段,操作任何新闻都是有伦理底线的。比如你就不能用闪光灯去拍王菲的新生女,因为那样对婴儿会造成伤害,但只要没有违背基本的新闻伦理,没有出于恶意,这方面的报道理应继续探索。所担忧的只是个别记者出于某种情绪或者不满,确实处于恶意的目的进行报道。这种恶意从来都是逾越了一般新闻伦理的,在任何国度都没有恶意肆行的自由。

   恶意不仅仅是出于个别记者的情绪,也可能出于媒体为了自身的商业利益而"贸然不顾"。追求商业利益是天经地义之事,但目的不能超越手段,新闻自由固然是宪法权利,但宪法权利也不能被故意利用来编造事实进行诽谤。窦维事件的发生,尚无法证实新京报和当事记者是出于恶意的目的。

   窦维的愤怒又是可以理解的。我们的媒体在其他领域的报道禁区太多,政治人物、商业人物们的政治权力和经济权力又过大,使得这些公众人物的隐私难以被报道出来,即使是与公共利益有关。媒体们只好对文艺体育这些领域的公众人物痛下狠手、穷极报道智慧了。所以窦维们也是不幸的,公众没有多少乐趣可言,只好让窦维们充当了满足公众窥私欲的牺牲品。

   但是,正如前面所说,一切都是有限度的。关键的是这个限度是由谁来掌握。如果让娱乐人物自己来掌握,那么娱乐新闻必然了无生趣,娱乐人物个人的所有隐私都得到了保护,娱乐界却会逐渐萧条,未必是件好事;如果让新闻检察官来掌握,娱乐报道井井有条倒是有可能,读者买不买帐却又是另一回事情了。所以衡量来衡量去,让媒体自行掌握报道尺度才是"两害相权取其轻"的最合理方式。媒体知道读者需要什么,也知道什么才是报道禁区,更知道报道会造成什么后果。所以,只要媒体需要按照新闻规律来操作,只要手段和报道程序是正当的,就理应视为正常。这也才能达到媒体、读者、娱乐人物的"三赢"。

  媒体有报道公众人物的自由裁量权,不等于说媒体就可以肆无忌惮。市场上的公信力正是来自于报道的公正和独到之处。如果三天两头闹出恶意诽谤、编造事实、夸大其辞的新闻出来,日子一久,读者也不会买帐。在一个充满着海量信息的网络时代,我们应当相信读者的辨别力。这也是媒体真正的生存之道。
  评论这张
 
阅读(19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