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康不德的博客

新饮冰室主人乱弹情

 
 
 

日志

 
 
关于我

青年评论家,专栏作家。本名周虎城,亦用名迅之。鲁迅同宗,胡适同道.格言:民主并不复杂,复杂的是不民主。msn:kangbude@hotmail.com

网易考拉推荐

我这一年的新闻人生涯,这一年的新闻理想-----写在第六届记者节之际  

2005-11-06 05:04:0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这一年的新闻人生涯,这一年的新闻理想
   
    离开大学的那一刻,我知道,我带着满腔的新闻理想随着列车来到南方的这个城市,来到了南方报业。放下行囊,我对自己说,翟明磊走了,我来了,很好,很好。在报社介绍新员工的会上,我说了这样五个字:为新闻而来。

    是的,我为新闻而来。新同事们的脸上也都挂着自豪,新闻理想在那一刻,燃烧在几乎每一个新新闻人的脸上。在报社分配的暂时居住的斗室里。我和北大毕业的一位哥们深谈到半夜,一年以后,他回到了北京。一年以后,当我再次回顾的时候,才发现很多人业已离开。他们或者在追寻新的梦想,或者为了新闻理想在他处继续行走。

    我依然留在了广州,留在我的办公室里,偶而找几个朋友出去喝一喝晚茶。日子不咸不淡地过着,我仿佛和大学时期一样,照旧独自地生活,照旧独自地看书,照旧独自地溜到楼梯的拐角处狠狠地吸上一口烟。这仅仅是因为我的工作的缘故--我成为了评论写作者,后来又兼任了编辑。

    坊间说现在是意见领袖的时代,是观点的社会。我也见到过几次经网络散播后言论的力量,那足以改变许多事情。我于是想起了梁启超先生和邵飘萍先生的文字。他们用笔影响了他们的社会,而我们身处信息时代,理应有更多的可能把自己的理想附诸实践。

    我所庆幸的是,我遇到了一些深谙新闻规律的老新闻人,开明的风气让我常常心无旁骛地写就文章。这样的环境使我原初的新闻理想得以保有,我固执地坚持着自己的理念,也因为此而不断感受到新闻人的荣光。

    自然,事情不可能永远一帆风顺。我也写过让自己也让别人不忍卒读的文章,遇到这样的时刻,我只能尽可能真实地表达出自己的意愿。"可以有不说的真话,但绝对不说假话",这就是作为一个新闻人不应忘记的信条。只是,世界上从来没有绝对的事情。生活便是这样,人们常常不断地向底线靠近,却又艰难地捍卫着心中某些神圣的东西。有些人在捍卫中成长,有些人在捍卫中倒退。

    我最为羡慕的其实是摄影部的兄弟们。看着他们拿着长枪短炮出现在各个新闻聚焦场所的时候,总是闪出一丝惊艳之感。摄影部一位姓莫的哥们跑了两会,跑连宋,跑了连宋去迪斯尼,然后再赴酒泉看神六,着实把我羡慕了一把。做新闻人,不就是希望新闻事件发生的时候,你在场么?

     "在场",是一个多么值得骄傲的事情。不仅仅跑新闻需要在场,随时传递第一手的信息,做言论也是如此。我渴望着在每一件重要的社会问题或社会事件发生的时候,出现自己的声音,以自己的良知和新闻人的敏感,去鞭鞑罪恶,呼唤公平,以及褒扬正义。面对这样一个公共平台,我想我所能做的就是尽量在可以不缺席的时候"在场"。

    不仅仅是我个人的在场,也是社会其他声音的在场。成为编辑之后,我第一次主导了一个观点版面的编辑工作,身上的担子比纯粹地自己写文章要重了许多。都市报的言论难做,机关报的言论更难做。在学术思想论坛上厮混了两三年,由网络而集纳的民意之倾向,了然于胸。我想,我惟有尽可能地提供一个平等的公共平台,使各种言之成理的意见都能够有表达的空间。同仁办报是过去的传统,即使今天,多多少少在一些报纸中也存有一丝这样的痕迹。可是时代毕竟变了,读者的思想在网络的交互作用中得到了巨大的提升,再也没有人能够垄断信息及至垄断知识了。所以,与其引导读者,不如让读者自己抉择。我以为,这正是在传承蔡元培先生"思想自由,兼容并蓄"的理念。

    一年一晃就过去了。一年足以够改变一个人。一年的时间里,我结交了许多朋友,一年的时间里,我又失去了一些朋友。一年的时间,我体味着这个社会运行的潜规则,又看到了许多孤独无奈的脸,他们甚至找不到地方言说,无权者在社会的底层默默地活着,我仿佛能听见那无声的呐喊,然而我们惟有记录,惟有使文字流传。

    文字的力量有时坚强,有时脆弱,这是新闻人的动力,也能磨灭新闻人的动力。我想在对待文字的时候,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我尊重每一个人的自我选择,只要这种选择没有违背这个社会运行的一些基本规则。然而,即使我对某些事情已经彻底失望,我也相信努力会比不努力要好,激浊扬清总归不是件错事。

    时间真快。朋友们对我说,我成熟了许多,也理性了许多。我惊咤于这样的成熟与理性,那个当年激情四溢、横眉冷对的少年仿佛还在眼前。也许激情退却了,用辞婉转了,但责任更重了。记得大学的时候,我常常鼓励学弟学妹们要学会犯错,不怕犯错,因为此时有犯错的本钱,那会是一段美丽的青春留影。然而,也仅仅限于学生时期罢了。新闻行当是一个公共的平台,你需要对你在此说过的每一句话,做过的每一件事担负你的责任。

    责任,是一个合格的新闻人无法回避的话题。无论是新闻事件的“在场”还是思想的“在场”,责任都应贯穿始终。我们无法要求别人,我们惟有要求自己。理想主义回归现实,责任便是纽带,责任便是荣光。

    总有一些人需要坚持梦想,让我们为了这些梦想行进在路上,行进在纸上。让我们努力,让那些无法言说的人们言说,为他们的权益体现在制度中鼓与呼。收容遣送制度取消了,户籍制度也正在或者将要取消,我们在其中窥见了新闻人的身影,那正是最为骄傲的事情。但是骄傲不是止步不前的理由,不是消除羞耻的必然,我们也需要为自己骄傲,为自己主张。

    在记者节五周年的日子里,我写下以上的文字,给自己的新新闻人生涯做一丁点注解,愿这新闻理想不休不止,愿人们更加微笑地走在祖国的土地上,自由而又富足地呼吸。
  评论这张
 
阅读(90)|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